成就空前的地理学、历史学巨着《大唐西域记》对研究印度历史有哪些助益
更新时间:2019-07-31 14:31:24?点击数:98?

  《大唐西域记》是我国古代极为重要的一部地理着述。它不但使中国地理学达到空前的水平,对于印度以及亚洲其他地区的地理学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在玄奘之前,虽然早有不少地理着作,但它们不是夹杂着浓重的神话传说成分(例如《禹贡》《山海经》《穆天子传》等),就是叙述范围较小(例如《法显传》《惠生行传》等)。

  玄奘西行的时代,在中国方面,正值唐代一统天下,声威逐渐远播之时,所以在今新疆等地的旅行颇为顺利;此时西突厥政权在中亚等地的“强制和平”又有助于他在该地区的活动;至于北印度,也恰值笃信佛教的戒日王雄霸之时,这大大有利于玄奘在那里的求学和旅行。玄奘因此得以比较顺利地通行各国,从而比较具体地记载各地的地理状况。

  玄奘回国以后,唐太宗出于“扬威四海”的强烈愿望,迫切希望玄奘迅速写出此书。这是《大唐西域记》的内容较诸以前各种地理书更为详细,更为真实的重要原因之一。《大唐西域记》所记述的国家达一百三十八个以上,分布的范围则以中亚、南亚为主,兼及西亚、小亚;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他亲履之地,大多数地理、交通描绘都真实可信,所载佛教古迹也多凿凿有据,不少记载已为现古发掘所证实。所以,即使仅就古代地理学而言,《大唐西域记》也完全称得上是一部杰出的着作。

  《大唐西域记》的另一个重大贡献在于历史方面,即是在印度历史、印度佛教史及中西交通史方面的巨料价值。古代印度人在哲学、自然科学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,但是缺乏历史观念,没有给后人留下哪怕仅仅一部的翔实史籍。马克思也曾慨叹:“印度社会根本没有历史,至少是没有为人所知的历史。”(见其《不列颠在印度统治的未来结果》)

  因此,玄奘的这一着作,被研究印度历史的学者们公认为极其宝贵的历史资料。印度史学家辛哈、班纳吉说:“中国的旅行家如法显、玄奘,给我们留下了有关印度的宝贵记载。不利用中国的历史资料,要编一部完整的佛教史是不可能的。”(见他们合着的《印度通史》)英国的着名印度史学家史密斯也曾说:“对于玄奘对印度历史的贡献,无论怎样评价也不会过高。”(见 V.A.Smith, The Oxford History of India)

  《大唐西域记》对于印度历史上的许多重大事件都有所记述,例如关于伟大的语法学家波你尼,关于毗卢择迦王讨伐诸释,关于阿育王与太子拘浪拿的故事等;至于对贵霜王朝雄主迦腻色迦、公元 7世纪上半叶北印度统治者戒日王等人的描述则更为详细。

  关于佛教史,《大唐西域记》保留的资料还很多。佛教史上几次着名的集结,除了南传佛教承认的阿育王集结外,的活动也都被记载下来;大乘佛教的许多大师,如马鸣、龙猛(龙树)、提婆、无着、世亲等人的活动情况,书中也有不少描述。另一方面,《大唐西域记》还谈到了释迦牟尼的生卒年份,而这对于印度历史年代的确定,起着关键性的作用(当然,尚有其他汉文史籍也谈及了这个问题);释迦的生卒年份确定后,此前和此后的重要事件的年代才有可靠的依据,才能真正谈到历史。有的史学家形象地说,在古代印度没有年代的一片黑暗中,有一根闪光的柱子,这就是释迦牟尼的生卒年代。

  《大唐西域记》不仅解决了其他史籍所没有解决的问题(例如,关于印度当时的政治经济状况,关于重大历史事件,关于宗教力量的对比,关于佛教的结集,关于小乘部派的分布情况等),还提出了不少值得研究、解决的新问题。季羡林在《大唐西域记校注》的《前言》中指出,玄奘提及的各国的语言情况,至今尚未完全获得证实,有待于进一步探讨研究。提婆达多是释迦牟尼的死敌,他与释迦在当年的斗争,对于后世大乘佛教的教义和发展有否关系?这又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。此外,玄奘所记印度的若干社会制度、风俗习惯也有待于继续深入地搞清楚。

  以上只是简要地提及了《大唐西域记》的主要价值,而其实际贡献远远不止这些。它不但拓宽了当时中国人的眼界,以及为后世保存了珍贵的史料,并且还对中国日后的文化艺术施加了巨大的影响。由《大唐西域记》敷衍而成的着名古典小说《西游记》,便是生动的一例。真正能够流芳百世、永垂千古的作品,取决于它的内在价值,而不是依靠人为的吹嘘。

  《大唐西域记》,十二卷,是玄奘法师奉唐太宗的诏命撰着的经典着作。此述了玄奘游历西域和印度途中所经历的110个及传闻的28个国家的见闻,除大量关于佛教圣迹和神话传说的记载外,还有许多关于各地政治、历史、地理、物产、民族、风尚的资料,范围广泛,材料丰富。《大唐西域记》是我国古代一部达到了空前高度的地理学、历史学巨着,为研究中亚、印度的历史和中外文化交流史等保存了珍贵的史料,并深刻影响了中国以后的文化艺术。

  本书的《大唐西域记》原文是以章巽先生点校的《大唐西域记》(上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)为底本,并参考季羡林先生等《大唐西域记校注》(中华书局1985年版)核定而成的。全书正文依次为解题、原文、注释、译文。本书观点准确、注释翔实、行文浅显,是一部优秀的经典普及读物。

  [撰着]玄奘(602— 664),唐代着名高僧,俗名陈祎,佛教法相宗创始人,伟大的求法高僧和佛经翻译家。玄奘为探究佛教各派学说分歧,于贞观元年(627)只身西行五万里,历经艰辛到达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,前后十七年游历印度各地,学遍了当时的大小乘各种学说,带回佛教经论657部,长期与其从事翻译佛经的工作,共译出包括《大般若经》《解深密经》《瑜伽师地论》《成唯识论》等在内的佛典75部,1335卷。

  [编次]辩机(619—649),唐代高僧,玄奘法师的高徒,才能兼人,深受玄奘器重,参与玄奘译经事业,是玄奘法师早期译经工作中最为倚重的助手,在译经史上占有重要地位。他帮助玄奘法师撰写了《大唐西域记》这一巨着。

  [译注]芮传明,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。曾获复旦大学历史学系“中西交通史”专业硕士学位及“中亚史”专业博士学位。主要学术研究领域为古代中外关系史、中央欧亚史、宗教文化交流等。相关的学术专着主要有《大唐西域记全译》、《中西纹饰比较》(第一作者)、《中国与中亚文化交流志》、《古突厥碑铭研究》、《淫祀与迷信——中国古代迷信群体研究》、《东方摩尼教研究》、《摩尼教敦煌吐鲁番文书译释与研究》、《丝路古史散论》等。